主页 > P生活历 >发薪日的犯罪率特别高?!《被误解的犯罪学》新书转载 妞书僮 >

发薪日的犯罪率特别高?!《被误解的犯罪学》新书转载 妞书僮

2020-06-23 587 views 861

金钱的奇异影响

我们现在知道,即使不是住在那幺贫困的社区,也不一定会改变儿童的行为,那幺为了减少犯罪而建立混合型的社区,这种政策到底是不是那幺有效,就很值得怀疑了。或许社会群体的混合的确有其他好处,但是国宅补助的好处,看起来并不包括减少犯罪,而且它也真的所费不赀。不过,其他直接针对贫穷的政策(其目的是在减少犯罪),成效又如何呢?如果我们改善就业前景,或是增加、重新安排或是重新分配国家利益,是不是就可以减少犯罪呢?

对于犯罪学家来说,如果能够制定一个计画,随机的分配富者和穷者、就业和失业,这当然是最理想的。但是这类实验当然绝对不会获得政治人物的支持,因为如果要让比较贫穷的家庭搬到比较富裕的地区,政治人物会担心选民的反应。或许彩券提供了一种最自然的方式来研究财富和犯罪,但是它们并不普遍,通常也没什幺体制可言。

不过,有一些单一的个案还是可以告诉我们,新得到的财富并不总是可以保护人远离犯罪。爱德华.普特南(Edward Puttnam)是一个有案在身的强暴犯,当他买的英国国家彩票赢得将近五百万英镑时,许多人都感到非常愤怒。不过让大家跌破眼镜的是,他接着就进了监狱,倒不是因为暴力事件,而是因为他诈领了住房福利和收入保障金,还申请了不是他应得的津贴─这发生在他赢了几百万英镑之后。[1]另外一位维吉尼亚州的彩票得主凯.雷维尔(Kay Revell)最近也因为两桩贩毒案而被逮捕了,他显然并不需要这笔钱。[2]还有一些人说不定也是因为赢得彩票才被推向犯罪的。查尔斯.里德尔(Charles Riddle)在一九七五年赢得密西根州的彩票(一百万美元)。他的太太失控得过了头,而他在十年后也因为贩毒被判处三年徒刑。[3]德斯蒙德.诺南(Desmond Noonan)的家族一向以勒索保护费、暴力行为和散播毒品而臭名远播,德斯蒙德没有善用家族得到的乐透彩金,反而拿来投资上游的海洛因买卖,日后也因为毒品买卖而被判有罪。[4]

所以,贫穷和犯罪之间其实没有单纯而必然的连结。毋宁说是犯罪和收入之间的关係极为複杂,而且是双向的,犯罪通常也会造成贫穷。[5]毕竟如果因为犯罪而被抓,你很可能会失去工作,未来也不一定有机会再找到工作,收入的前景堪忧。在大部分国家,即使只是因为一点小事而被判有罪的人,在有罪判决后的五年到十年间,还是必须把他们的犯罪纪录告知潜在雇主,这对于数千名正处于生命中关键时刻的青少年而言(他们正属于最需要工作经验和技能,好在未来的就业中取得竞争力的年纪),无疑对他们的就业造成了阻碍。

via GIPHY

财富也可能带来犯罪机会。在人们手握现金、情绪达到最高点的时候犯罪也到高峰,这里指的也就是发薪日,全世界大部分的国家皆然。尤其是暴力犯罪会一发不可收拾,通常甚至会冲到平日的两倍,因为领到薪水的人会花钱喝上一杯、嗑药或是接触任何他们觉得可以拿来庆祝的东西,但是接着,他们就会因此而发生各类型的社会冲突(参见迷思十一)。除了发薪日会影响社会常规之外,就业模式的大幅改变也会。窃盗率在一九六○年代之后大幅攀升,部分原因是有愈来愈多的妇女开始外出工作,所以家里就没有人顾了。财富在某种意义上也会鼓励犯罪,想想人们有了钱,通常就会买一些相对而言比较容易偷、也是大家想要的东西。随着愈来愈多的家庭负担得起电视和录影机之后,窃盗案件也跟着增加了。但随之在一九九○年代又下降了,因为当时家庭用品变得比较便宜了,而且可携带式的新商品(例如手机和笔记型电脑)才是人们比较想要的东西:这也可以说明为什幺行凶抢劫的案件,相较之下减少速度变慢了。

如果研究者有机会追蹤受试者的一生,就可以有效的检验特定个人对于财务需求的反应是什幺。其结果确认了大部分人并不会在失业之后立刻转向犯罪。但如果是有前科的人,在没有工作之后,的确比较容易开始犯罪:这样才能够让他们勉强糊口,因为人失去工作通常也是在发生了其他会带来压力的事件之后,或也可能是因为他们(在失业后)有比较多时间处在一个结构鬆散又不受监督的环境中。[6]人会觉得贫穷和犯罪之间有连结,其实还有另一个明显的矛盾。在十几岁和二十几岁初期就在工作而且赚得最多的人,其实在同侪中是最容易犯罪的。[7]这或许是因为他们有能力不靠父母的照料独立生活,但是惹上麻烦的风险也更大,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很早就离开学校的青少年,通常是学业成绩不太好或是无法适应学校纪律的人。他们可能会更努力争取从家庭中独立、获得自由,也有些例子是他们与家人处得并不好。没有赚那幺多钱或是没有工作的年轻人,通常会选择住在家里,牺牲他们短期可以获得的收入,并受到自由上的束缚,以换取未来更好的前景。

工作是很重要的,但是也不像许多人先前所想的那样。我们也可以在离开监狱的人身上看到这点。有愈来愈多的研究指出,帮前科犯找到工作,可以减少他们未来再犯的机率,只要犯罪者喜欢他们的工作,觉得工作可以为他们带来成就感、地位和对未来的希望。[8]只有收入是不够的。

就算读了许多新闻报导,你也不会发现犯罪、贫穷和失业之间的关係原来是这幺有限。英国在二○一一年决定删减失业救济金,并将「工作计画」(Work Programme)[9]扩大施行至前科犯,报纸上随即刊出了一连串故事(用意是为了支持保守党的政府)。《电讯报》有一则标题是:「三分之一的失业者都是曾受判刑的前科者」,而《每日邮报》则有一则报导是「失业救济金的三分之一领取者都曾有过犯罪纪录:给社会底层的二十亿英镑补助首度上路」。[10],[11]这些报导根据的资讯的确是正确的。它们只是没有说根据某些估计,英国有四分之一的人口都有过犯罪纪录。虽然大部分人都只是受到警告,或是只犯过一次轻罪。[12]

政府同时也引进了「统一福利救济金」(Universal Credit),好让「工作更有价值」。这项政策的目标是要增加失业者的责任感和事先拟定预算的技能,方法则是每个月(而不是每週)发放救济金。为了确保工作可以赚到钱,政府也让税制和福利制度相互串连,以免承担了比较多工作的人,却不一定赚得比较多。这个改变听起来很简单,但是要确保执行,却是个需要上百万英镑的大型计画。这个计画在政治圈很受欢迎,但是,即使先不管它根本已经陷入困境这个事实,也有别的原因让我们必须先喊停。细节还是很重要的。例如:即使只是对福利制度做出一点小变化,还是会影响到犯罪率。一项美国研究对十二个城市进行了调查,看看救济金发放的时间会不会影响犯罪率。他们发现入室窃盗、偷窃和抢劫率在每个月的救济金发放之前,都会略微提升,这表示钱快用完了,人就会试着透过犯罪来提高他们的收入。[13]但是在每週发放救济金的城市,就不会看到这种状况──这表示失业和犯罪之间的关係其实是因为计画能力不佳,而不是单纯的财务需求。[14]在转换的时点适时的获得财务支援也是很重要的。理论上,监狱要确保受刑人在出狱之后能够很快的获得救济金和住房补贴,但是事实上,他们通常都没有做到。

[1] Fahey, J., ‘Benefit fraud Lottery winner Edward Putman jailed’ in the Independent, 24 July 2012. 参见

[2] ‘Virginia lottery winner arrested on narcotics charges’ in Portsmouth News and Weather. 参见

[3] ‘Lucky Loser ends up behind bars following $1 million lottery win in Euromillions: Whatever happened to . . . ? Stories of lottery winners from around the world’, 参见

[4] Narain, J., ‘“Celebrity” crime family who won £1m EuroMillions jackpot in trouble AGAIN after gangster’s son used cash to bankroll heroin deal’ in the Daily Mail Online, 19 September 2013. 参见

[5] Uggen, C. and Wakefield, S., ‘What have we learned from longitudinal studies of work and crime?’ in Lieberman, A. (ed.), The Long View of Crime: A Synthesis of Longitudinal Research (Springer, 2008)

[6] Farrington, D. and Welsh, B., Saving Children from a Life of Crime: Early Risk Factors and Effective Interventions (Oxford University Press, 2008)

[7] Staff, J., Osgood, D., Schulenberg, J., Bachman, J. and Messersmith, E., ‘Explain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mployment and juvenile delinquency’, Criminology, vol. 48, issue 4, 2010

[8] Uggen, and Wakefield, ‘What have we learned from longitudinal studies of work and crime?’

[9] 译注:以工代赈计画,不给长期失业者救济金,而是分派给他们一些公家或是私人机构的工作。

[10] http://www.telegraph.co.uk/news/uknews/crime/8979769/Third-of-unemployed-are-convicted-criminals.html

[11] http://www.dailymail.co.uk/news/article-2079176/One-jobless-benefits-got-criminal-record.html#ixzz2lpgjolqo

[12] 有一项严密的研究估计在一九五三年出生的英国人口中,有将近四分之一都曾经受到警告或是有罪判决(百分之三十三的男性和百分之九的女性)─但大部分都是只有一次。参见Prime et al, Criminal Careers of Those Born Between 1953 and 1978,Home Office Statistical Bulletin, April 2001. 于

[13] Foley, C., ‘Welfare Payments & Crime’, NBER Working Paper no. 14074, issued June 2008, NBER Program(s)

[14] 同上注。

本文摘自《被误解的犯罪学:从全球数据库看犯罪心理及行为的十一个常见偏误》

发薪日的犯罪率特别高?!《被误解的犯罪学》新书转载  妞书僮

发薪日的犯罪率特别高?!《被误解的犯罪学》新书转载  妞书僮

 
|国内第一本犯罪学的入门读物
|犯罪学家联合生物学、心理学、社会学和经济学等领域专家找到犯罪的根源

→ 重大刑案发生时,政府便会加派警力每10-15分钟巡逻一次,但经实验发现:无人巡逻、正常巡逻跟两倍警力巡逻的辖区,长期下来犯罪率是一样的。

→ 一般认为移民或难民等外来者会带来不少社会问题,当地居民遭难民性侵案件也时有听闻,但研究发现:三分之二的性侵案当事人都认识凶手。


→ FBI和国际刑警组织认为全球八成的犯罪行为是犯罪组织所为,但警方从日常作业和调查成果中看到:犯罪多半是地域性的,所得也无法支撑犯罪组织的日常运作,而所谓的犯罪组织,往往是为了现下目标而临时组成的小团体,事成之后就解散。

→青少年街头违法乱纪的案件降低,不完全是打击犯罪有效,而是犯罪型态改变;日本堪称全球最安全的国家,但96%的人认为治安正在崩坏;墨西哥黑道猖獗,但犯罪率其实不高;吸食海洛因的人,第一次犯罪都发生在吸食毒品前……


社会舆论认为治安不佳是犯罪者的道德问题,严刑峻法方能收到成效。但英国智库研究员汤姆.盖许深入世界各国犯罪资料库,透过大数据分析发现事实不然,必须将犯罪潜在者与犯罪行为分开思考,才能看清犯罪问题和预防方式。这本打破过往迷思的犯罪学入门,不只分析普遍的犯罪观点所造成的弊病,更直陈现行法律和警察制度的得失及未来发展可能。而在监狱不断扩建、刑度次次加重、狱政辅导经费却严重不足的今日,我们唯有仔细探究犯罪本质,才可能改变这个充斥暴力和复仇式正义的世界。

出版社:脸谱

作者:汤姆‧盖许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